2011年12月27日 星期二

台灣的經濟要怎麼搞才會活絡

台灣明年就要選舉,對於選民來說,除了意識形態的選民(鐵桿選民),相信選民更關心的是經濟問題,新任的領導人的責任就是要想辦法活絡台灣的經濟.而選民更關心的是誰當選對自己的經濟最有利.小弟的幾個看法如下:

首先,要修訂刑法,大幅提高犯罪的行政罰,也就是說犯法的人除了刑法,還必須賠償高額的賠償金,如果沒錢就要強制勞動,不可以國家還花錢去養這些犯罪的人,如果賠不完就要給他做到賠完才可以放出來,這樣有經濟上的懲罰,讓犯罪的市場成本變高,這樣治安就會好,假設社會上的犯罪率低,治安好所有生意就可以24小時營業,經濟就會活絡.所以必須修法改善.

第二.不要再去扶植沒有競爭力的產業,要發展軟體業和雲端產業,軟體產業裡面最重要的就是作業系統,蘋果最厲害的就是有他自己的IOS跟硬體跟生態系統,因此可以把利潤一把抓,今天台灣的電子業就是按照WINTEL的邏輯在做事,如果跟大陸合作,有自己的作業系統,有自己的處理器,那麼就換我們賺大錢了,如果政府出來整合產業,叫這些電子大老合作做出自己的整個生態系統,整個局面就會轉變了.

第三.不要鎖國.很明顯的,在意識形態的競爭方面,民進黨是偏向鎖國的比例大一點,在我的看法,民進黨執政經濟會差的機會會大一點,因為他們內部的意識形態始終讓人很難放心,(其實我認為這只是喊給喜歡聽這樣的選民聽的,沒人敢去做)

只是說,今天台灣人基本上對什麼都沒有信心,因為台灣沒有天然資源可以靠,只能靠對外貿易,也因此貿易立國的國家就是要有辦法跟每個國家做生意,這又牽扯到政治跟意識形態,假設台灣跟中國的關係不好,很多事情都很難做,這可不是靠義和團式的精神麻痺就可以解決的.假設今天台灣地底或近海埋了100年都抽不完的天然氣或原油(科威特,挪威,汶來這些小國的情況就類似這樣),怎麼樣也要獨立.花錢請美國來保護我們都可以.何必為了一個喜怒不定又強大的中國搞的自己快精神分裂,兩岸關係不容易弄啊?

第四.完全開放海洋修憩,讓台灣變成標準的觀光島.台灣最大的自然資源是海洋,所謂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吃喝玩樂本來就是一門好生意,今天台灣的鳳梨酥可以因為陸客來台大幅增加搞到可以上市,王品集團,八十五度C,京華飯店的股價隨隨便便都比電子股高,每個國家都是民以食為天最重要.開放海洋讓全世界的人都喜歡來台灣玩,讓他們可以欣賞台灣的美景,全世界的有錢人可以把他們的遊艇停在台灣大大小小的港口裏,白天去從事海洋活動,釣魚,賞鯨豚,衝浪,晚上上岸後,到台灣大大小小的夜生活去玩,看要去山上吃土雞或泡溫泉,或是到數不盡的夜店去狂歡,而不是弄了一大堆方方框框,去限制經濟的發展.

第五.政治人物不可以避諱面對道德上必須避免,但是市場上卻存在的經濟現象.每個國家都有社會的黑暗面,譬如色情,毒品這些行業,而這些行業根本不可能會消失,只有獨裁國家才不會有這些行業.但是這些行業會存在是因為市場有需求,有需求就要想辦法供應,但是要合理,不要把這些看成洪水猛獸,然後用一個泛道德的東西去防堵,而是要去面對,與其地下化,不如合理管理.由政府做莊.

這個問題特別的難弄,所謂的八大行業就是這樣,如果沉迷,會搞到傾家蕩產,而且是人性的黑暗面,可是如果是政府做莊,總量總額管制,應該比永遠都是貓抓老鼠這樣的生態來得健康,比如說要吸毒可以,但是要跟政府買,還必須登記,然後還要強制驗血,吸的太多一樣要抓去關,一手收,一手放,其他的也一樣,玩玩可以,但會造成大害就不行.有一條不可以逾越的紅線.這樣子透明化後有志從政或是怕東窗事發的人擔心被抓到,即使是合法應該做之前也會多想一想吧?

第六.農業轉型.農業利潤最高的兩塊是育種跟行銷,舉個例而言,小時候家裏在養雞,雞蛋是種雞生的,種雞要靠品種改良,生出來的小雞養起來競爭力才好,基本上就是優生學,一般小農做不到這一塊,後面的行銷也賺很多,中間的生產管理者賺最少,這個跟電子代工的產業鏈很像.

研發跟行銷把大部分利潤都拿走了,最辛苦的中間過程賺最少.完全符合施振榮先生所說的微笑曲線理論.所以要推銷台灣的種子(包含動植物的)需要政府的幫助,台灣有一些單位做這些還滿強的,避如說西瓜大王陳文郁的公司就滿有競爭力,還有一些農改單位技術也滿好.某些養殖業的競爭力也滿強的,應該政府大力幫忙行銷.

因此除了台灣基本及戰備的糧食需求之外,應該從藥用植物下手,外國人不懂中藥,一些西藥跟動植物的育種管理技術這些先進技術都在外國人手裡,尤其是美國,台灣的強項不多,但是中藥這塊台灣跟中國強多了,應該朝這塊下手.台灣的面積也沒辦法發展大宗穀物,你說台灣去種黃豆,玉米,稻米這些東西除非有辦法做到很高端,不然很難有足夠的經濟規模跟這些大國拼.中藥有他的好處在,也是中國人的國粹,台灣市場太小,但兩岸合作就可以做到全世界.

第七.經濟重分配.均富是國父在民生主義談到的重點,平均地權,漲價歸公是國父建國的理想之一,今天台灣的賦稅改革一直都做不好,就是隨便一動就牽扯到太多的利益變動,那麼為了兌現政治人物的政見支票,只好找最容易拔毛的族群開刀.因為政治人物為了當選,一定要提出越來越多的福利支票,反正用的是納稅人的錢,福利支票越開越多就是政府負債越來越重.

台灣統計的到GDP大概有14兆,其實地下經濟的規模也非常的大,也就是說不用開發票的,大家很多都聽過夜市傳奇,其實很多做小生意而且做的好的是很賺的,這些人應該替國家多負擔一些責任,著名的豆漿店要開發票就是一個例子,現有的稅制不動的狀況下,加強查稽逃漏稅是幫國家增加稅收的好方法,只是執行的方法一定要公平,不然這一塊不做對誠實納稅的人是非常不公平的,

因為大家都知道,有工作而買不起房子的人就是薪水低然後還要誠實納稅,賺的多又不要繳稅的人又把房價搞的越來越高,這些都可以靠稅制來矯正,但是非常需要政治的決心.而這一點基本上政治人物都不敢幹.所以很多接到交通罰款的人不是因為故意去觸犯規定而被罰,而是因為政府裝了太多的變相抽稅的工具,例如測速照相或警察像賊一樣躲在路邊抓交通違規.去年政府罰款收入預算編了800億,說實在,我真的不太相信警察抓交通違規沒有業績壓力.

經濟問題千頭萬緒,而且簽一髮動全身,政治人物的作為當然很重要,但是政治人物通常也很假,你去講會得罪某些族群選民的話就拿不到他們手中的票,為了勝選,欺騙跟說謊是手段之一,但是聰明的選民應該好好判斷,不要被政治人物所左右,台灣一年的預算大概1兆6千億,所以總統這個位置廣義上就是這一兆六千億的分配者,而一百多位的立委就是監督這些這些錢用到那裡去,這樣應該就清楚了吧.立委的權力也是很大的.

千萬不要去做政治狂熱性強的選民,(所以我不曾參加過任何的所謂造勢或遊行活動)不要輕易被政治人物的謊言欺騙,但是要去投票,這樣才是對國家盡一份責任,就像繳稅一樣,雖然不喜歡,但還是要做.好的政治人物才能把經濟搞好,這點是無庸置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