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3日 星期日

五楊高架高承載應該回復一般用途

五楊高架在通車前的紛紛擾擾中終於開放使用,對於交通的紓解當然非常有幫助,之前的什麼死亡交叉到現在也都還好,工程品質也還ok,說實在,花了這麼多錢來幫助民生便利本來就是應該的,一些枝枝節節的事情實在沒什麼值得討論,但是有一點就是高乘載道的設計實在是大敗筆,心中想法不吐不快.

人的想法跟行為往往是很難預測的,今天交通便利對全民都有好處,但是駕駛人的行為跟個性卻大相逕庭,有的人個性就是急躁,因此習慣開快車,有的人個性就是慢郎中,可以說是駕駛技術比較不好,一上路就是慢吞吞,順民個性的人開車大概都是這樣,如果說大家都能確實遵守交通規矩還好,可是實際上根本不可能,因此無論怎樣,路上就是會有快車慢車,不可能大家都等速前進,因此外側慢車走,內側快車走是合理的,只要大家都有這樣體認,路上的交通狀況就可以順暢,井水不犯河水.

可是五楊的設計就不是這樣,內側應該讓它充分利用的卻弄了一個高乘載道,不能切入也不能超車,從國人的用車習慣來看,隨時有高乘載的機會有多少?除了營業車之外大部分的自有車輛應該都很少高乘載,而一條高乘載專用道不能切入又不能超車,一旦碰上慢郎中駕駛人,大家就只好在那邊慢慢等,造成車流不順,而尖峰路段的時候非高乘載的車輛又不能使用,只好大家在外面兩車道切來切去,因為就是有些龜速車會擋在那邊當路隊長,這樣會比較安全嗎?當然不是,車子沒辦法順利分流更容易增加車禍的發生,因為駕駛的身心更容易處於緊張的狀況.必須頻繁切換車道來前進以閃避慢車,這樣子哪有可能比較安全?

講一個故事,我的老媽會騎車也會開車,但是一旦上了路她就是那種路隊長型的駕駛人,高速公路開車就是頂多開個8,90,騎車更慢,時速30~50,有一次真的就是太慢了,在路上被同向的機車擦撞,摔的頭破血流,雖然沒有大礙,但是肇事者跑掉了,她也沒有看到肇事者的資料,就這樣跑掉了,事後一直抱怨說台灣交通這麼差,道德淪喪,撞了人就跑了,騎得這麼慢也會出車禍.

這是典型路隊長的範例,法律沒有規定超過幾歲不能開車或是規定時段那些時候幾歲的人上路,幾歲的人不能上路,所以路上隨時都會有不同個性,不同年齡的駕駛人,套一個最簡單的辦法,路越寬就越不容易塞車,彼此之間的安全距離也就越大,快車慢車就不會互相干擾,慢車你就安分守己走外側慢車道,快車你就走內道,這樣子大家都安全.可是一旦快慢都走在一起,慢車要防後方快車追撞,快車要閃前方的慢車,因為沒路可去,所以要不斷超車,這對大家都危險.

路是政府開的,當初設計的用意雖然良善,但是如果實際使用起來真的不好用,那就應該趕快改掉,對老百姓來講,很多政府的施政人民的感受其實是一個奇檬子,而不是什麼理論跟數據,有能力可以參與設計或是評估大型工程的人一定都是一些學者專家,這些人做出來的決策雖然都很有理想性,但是老百姓的感受卻常常不是那麼一回事,民意跟政府的決策跟設計如果有落差,請問是老百姓的福利重要,還是決策的面子重要,我想答案應該是很清楚的.

今年台灣的關鍵字是亂,假,悶,7月洪仲丘事件,8月胖達人,9月政爭,十月假油,經濟成長低,一大堆亂七八糟的事情,總統到哪裡都要防人丟鞋,有時候心裡在想,台灣過往的榮耀跟衝勁到那裏去了?過往的信任跟自信又哪裡去了?要找到答案其實不難,這幾任的政府都做得不好,李登輝執政後期無法擺脫黑金的糾纏終於丟掉政權,民進黨執政就是政治掛帥,盡搞些政治活動,而馬英九執政就是無能,剛愎自用又沒有手段,十幾年前我們會以身為台灣人而驕傲,現在呢?台灣已經快被邊緣化,我們以前認知的落後國家一個一個崛起繁榮超越我們,台灣人呢?沒進步還在退步跟內耗,不要說要怎麼成為亞洲小龍的龍頭,十幾年下來我們的各方面競爭力都被其他國家超越過去了.

你看光是一個改車道的事情都可以搞個一年兩年,這樣的執行力跟果斷以及判斷力就知道我們政府的競爭力在哪裡?這個改變用途的事情應該也不會引起很大的抗議,可是就是慢,那麼一些爭議性更大而且攸關國家競爭力的事情就更不用講.你說要怪誰?不怪這些當官的難道怪老百姓嗎?政府無能或失能難怪老百姓會覺得悶.

我很慶幸不用當政府決策不良的犧牲者,因為我並不時常使用這段道路,但是走到這段路的時候,看著高乘載的空曠以及旁邊的擁擠,心裡的圈圈叉叉就很難抑制,隨便叫一個小學生來畫車道搞不好都比這些官員畫的好,納稅人繳稅是要幹什麼用的?來養一些專門整老闆的笨蛋嗎?要是企業這樣經營早就倒了.

跟以前的環境相比,現在的經營環境真的是很差,做什麼事都是綁手綁腳,動不動就是一大堆的文件,程序,真正可以做事的時間很少,都是浪費在層層的管制跟核可之上,一天可以做成的事要變三天,尤其越是大廠規矩越多,搞得大家整天在那邊窮忙瞎忙,只要一發生事情,不管大小,就是規定越來越多,長此下去到底是誰獲利?馬政府一上任就把節能減碳做為政策目標,說實在,假設產業都做不下去,也不用什麼節能減碳了,產業都差不多了還用什麼節能減碳,實在很難想像到時候台灣會變成什麼樣?

再壞的景氣也有賺錢的公司,而再好的景氣也還是有人會倒閉,這是市場的鐵律,但是對於公共政策的討論和執行的品質是可以看出一個國家的未來,國家的政策和執行能力不好,企業再強也沒用,好好的路拿來養蚊子,要付出的社會成本有多大?這些人民的公僕到底在幹什麼?這也難怪為什麼老百姓會這麼悶,看到總統就想丟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