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0日 星期五

山不清水不明,環境污染人人受害

前幾天去中部走了一趟,天氣不錯,但是就是空氣不好,一路上天空都是灰濛濛的,不是那種天清地明的感覺,這樣的感覺已經很久了,至於什麼時候可以感覺到天空是清明的,大概只有颱風過後,下過大雨吹過大風短暫的一天兩天,其它時後大概都很難.台灣西半部的空氣品質大概就是如此了.

還記得小的時後,家裡前後就有幾條小水溝,說小也不小,一條大概90公分寬,深60公分,另一條大一點,大概3米寬,60公分深,都是農田的灌溉溝渠,而小時後不上課的日子最快樂的就是到溝渠田野抓螃蟹抓魚,或是到稻作割完後田野崆窯,早上先蓋窯收集柴火(到處都有樹木的枯枝可撿),然後燒火把窯烤熱烤紅,打窯後悶燒幾個小時,中間的空閒時間就河邊玩或是田野奔跑,日子快樂的很.大人們忙著掙錢,不會去管小孩,反正小孩自有老天爺照顧,時間到會回來吃飯就好.

幾十年過去,當年的水溝還在,但是不能赤腳下去,一定要穿青蛙裝還要戴口罩,而腳底的爛泥至少30公分,腳踩下去就拔不起來,是還有一些魚,但是都不能吃,因為都是臭的,什麼原因很清楚,污染太多了,家庭廢水,工廠廢水,我們的環境早就不是幾十年前那樣天然而健康,現在這樣像幾十年前的自然環境除了東部和高山,平地幾乎都沒有了.

最近國內封測大廠日月光發生將強酸廢水排入後勁溪被舉報,最新的消息是必須停工,這個是被抓到的,那麼沒被抓到的還有多少?不用想也還有很多,就我們知道的很多工廠都是利用稽察的空檔或是下大雨的時後趁機偷排,以鄰為壑.

為什麼這些製造汙染會抓不到?問題還是在設備和時間,污染的發生有源頭跟必然,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汽機車假設不使用是不會發生汙染的,而使用的時機就在有需求時,譬如要從A地移動到B地.同樣的,今天假設他是連續製程,那麼他的污染就會持續產生,但是不是連續製程,污染會中斷,只有它發生的時後剛好去抓才抓的到,這個時機要付的機會成本太高了.

而廠商的連續監控系統資料有沒有即時儲存下來然後數據有人判讀,還是說資料就連線到政府機關有人判讀跟監測,這些應該都很難,我不知道我們的政府機關IT化程度到哪裡?假設一個環保局或是相關部會的人員只有幾百個人負責這個業務,但是底下必須稽察的高達幾萬家,請問要怎麼做?當然就是盡力而已,要做也不可能做的完.所以很多的管理都是假的,因為人力不可能負擔這麼大的工作量,民主國家要求刑必須有證據,你要罰人家也要有證據,亂誣賴人是會反被告的,因此高雄環保局這次在宣布停工之前必然也是掙扎很久,畢竟這個叫人停工茲事體大,營業的經濟損失可能幾十億,影響幾千個人的生計.弄得不好還會被求償,所以做這種決定是要很大勇氣的.

防治污染是要花很多錢的,設備費及後續操作的費用都很高,上次有一個租賃公司向我兜售一套防污染的設備要出售,當初客戶貸款1500萬裝的,後來公司倒閉債權收不回來只好拆機器回來賣,問題是這些東西都是針對污染客製化的,那些裝在現場的管路,桶槽,控制系統,閥件沒辦法輕易移到別人的廠房使用,真的拆掉秤重賣賣不了幾個錢,但是做的時後工程都很貴,為了防治污染必須付出這麼高的成本侵蝕公司的利潤,做了或是做錯又無法重來,所以很多做污染防治都是應付檢查而已.

這個很好玩的就是電子業或是一些高污染行業的製程中都必須有一些強酸強鹼重金屬的東西在製程裏面,不做沒有產品沒有利潤,做了要把污染拿掉要花的費用也很高,今天你隨便去問一個製程工程師,把良率提高應該是唯一思考,但是要在不污染環境的情況下又把良率提高可能很多製程工程師都不知道怎麼弄了,一個很簡單的辯證就是假設製程中必須用很多強酸強鹼,然後產生很多污染的副產物,那麼不用強酸強鹼重金屬行嗎?答案就是不行,因為沒用這些無法蝕刻,要用別的東西來做可能不敷成本,而污染防治是後段環工工程師的事情,我把污染丟給你你想辦法解決,這個就是很弔詭的地方.

我們舉一個大自然的循環來做比喻,一個生物不會沒有天敵,俗話說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蝦米吃浮游生物,浮游生物靠光合作用產生能量,完整的生態鏈是重複循環的,而人類製造汙染的生態鏈基本上是不完整的,很多製造出來的產品沒有天敵可以消化跟吸收,幾十年塑膠沒出來前大家用的是木桶,瓜瓢,水管用石材製造水道或是竹管,現代製程的東西太多是千年不化的東西,無法再製利用,製程中用的很多東西也是,所以污染的源頭都是人類不好的生活習慣造成的.太聰明去發明太多好用的東西,結果最後還是自己要承擔苦果.因為大自然最後一定會反撲,跟大自然相比人類的力量根本是微不足道的.

以台灣今天汙染的狀況來說,要回到山清水明的環境可能要幾十年來做,而我們隔壁的大陸可能要更久,窮的時候至少可能還不用每天喝毒水,吃毒食物,現在是每天都要喝都要吃,吸的空氣也都是髒的,幾十年的污染要整治需要時間跟全民的共識,我曾經開玩笑的跟朋友說假設哪天沒頭路就去當抓耙仔,拿個導電度計,攝影機,取樣瓶到大廠的廢水排放口去等,然後寄到環保局拿獎金,搞不好比上班還好賺,因為你說他們的污染排放都沒問題,應該只是沒被抓到而已.假設檢舉一件獎金有幾萬塊,那一個月搞個一件兩件生活費就有了.

當然上面講的是玩笑話,有人的地方就有汙染,污染環境每個人都是元兇,只是程度跟責任不同而已,減少汙染要從源頭下手,產品在設計開發階段就要考慮好,不要汙染造成才來處理,所以責任最大的是這些設計開發產品的人必須少設計出一些危害地球危害人類的產品出來,任何東西在設計開發階段有考慮污染因素,才能從源頭減少汙染,這才是真正的防治污染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