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4日 星期四

工程魔鬼總在驗收裏

台灣的景氣說好不好,說不好又不算太差,對於小老百姓來講,顧三餐比什麼更重要,對做生意的人來講,每日的拼搏無非就是想賺點錢養家活口,顧公司顧員工,對經營事業的人講,生存下去才是王道.

前一陣子的高雄氣爆跟台南大水沖垮洩洪道,曝露了台灣工程品質不好的老問題,最先可能是設計不良,接下來施工不確實,然後驗收馬虎,出事了才找人承擔責任,那麼假設不出事呢?不出事就天下太平,潛在的問題永遠不會被發現.

做任何事情都有風險,大自然的力量沒辦法抵抗,因此基本上沒有東西不會壞,問題就出在什麼東西到底應該有多少壽命才正常,所以長久以來,每一個工程要在成本跟品質之間取得一個平衡點實在是一件兩難的事情.

我舉個例子,假設業主要在牆壁上裝一盞燈,這盞燈的重量大概是兩公斤,因此施工的人必須準備電鑽,鑽尾,壁虎,電線,端子,還有一堆的小工具,那麼一面牆到底要把燈裝哪裡其實是很主觀,假設沒有考慮照度,角度,裝上去才來改,那麼裝一次算一遍工,拆又一遍,再裝又一遍,本來一次的工時搞成3次,施工者的利潤就咬掉了,而且品質不好.一面牆弄了幾個小洞,要回復要補土油漆,正所謂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小工程都可能有這種疏失,那麼更大的工程出錯的機會更大,施工,修理或是維護都可能發生這些大大小小的疏失,因此對於業主來講,當然希望能夠一次到位,可是問題就是很多事情都是到了現場才知道與預期的狀況不同,所以常常都會超過預定的完工期,然後追加預算跟工期的事情發生.

再以管路系統來看好了,配一隻管子壓損怎麼算要配多大的管子其實都有軟體可以算,可是太麻煩了,一段管路如果很長很複雜光算這些東西就很耗時,那麼這些工時誰要出?業主不會算,工程公司沒錢拿也不會幫客戶算,所以就用經驗值搞,選出來的東西如果運氣好可能差不多,萬一選錯了,那一個系統要跑1.20年的東西怎麼會穩定,更何況就像我前面講的那個例子,有限預算下發現設計或是做錯了要改,損失是很大的.

有一句俗語說千金難買早知道,工程施作前的溝通就算再完整,會開得再多,真正做下去還是會修改,不然怎麼會有那種案子拖了很久還驗收不了,就是因為有太多的細節沒辦法鉅細靡遺的秀在文件跟圖面上,等到做下去才說要改要修,工跟料都下去了,改當然可以,可是那必須拿時間跟金錢去換.

我用一個最簡單的比喻,一道材料下鍋了,結果起鍋後嫌味道不好,請問那些材料能夠還原嗎?如果有人發明這個?那麼市場應該
是無限大,因為它的容錯性是無限大,弄得不好重來就好.但是事實上不是,煮熟的東西已經是失去的原本物理性質,要回復到原性質要花的成本搞不好比買新的還貴.如果真的有技術可以這樣做,那麼搞不好人死都可以復生了,不過我想在這個世代應該不太可能吧?

驗收的巧妙之處讓我想起周星馳電影裡面的一個片段,一個板凳可以藏在民間,但是拿起來當武器它也可以變成殺人凶器,今天很多驗收的東西都是在一些文件上打轉,而跟功能無關,我的觀念是你如果願意付最高品質的錢然後用最嚴謹的標準來驗收,但是實務上搞一個公開招標最低價的得標就已經扼殺了高品質的工程機會,那麼假設驗收不通過是不是不能使用,或是業主沒給錢之前產權應該還是屬於起造的人,還是說配套不足根本沒功能,所以一些大的案子哪一個不是拖了一年半載才能驗收?有功能繼續用但是卡驗收的一堆,就像我前面講的,對於做事的人來講,謹慎小心是賺錢的不二法門,因為很多失敗重來的成本很高,可是如果碰到不懂的人每件事情都要這種方法在要求的話哪搞起來真的是非常累,賣車給人沒有義務要教人開車,你要開車去撞壁或是碰牆沒人可以保證車子一定安全.

技術的東西在很多管理者觀念就是要百分之百,除非配套也是百分百,不然那是不可能的,以數學來講,0.1跟0.01精度差10倍,如果售價可以多10倍,當然可以去追求0.01的精度,但是通常採購的任務是想要追求0.01的精度卻只肯給0.1的價錢,這個問題就很大了,佛學上這叫妄想,但是很多老闆下的就是這種魔鬼指令,要求下屬做的也是這樣,這個事情真的有也是假的,哪有那麼便宜的事.

我常常碰到客戶要求說儀器要送哪裡檢驗哪裡校正?不然他質疑你的東西不準,要校驗這個東西如果校驗一次的錢超過新品,請問誰會拿去校驗,更何況產品出廠就有QC,QC不OK這個產品因為品質不好早晚也會被市場淘汰,我們買一顆電表假設要去校正它,沒有一定數量根本就划不來,然後質疑他不準,其實最不準的是人.王建民投球很厲害,從小練到大的球員也不可能投的每一次都那麼快那麼準.更何況一般人根本不可能針對一個事情徹底去了解.

我講個故事,我去一個廠幫人家測泵浦揚程,我用的壓力SENSOR是0-10bar的範圍,plc的解析度是到微安,0-10bar的範圍解析成8000格輸入plc運算,客戶的表頭是那種一棵幾百塊的機械式壓力表,由4分的鐵管連接,結果抄表的人每天在那邊抄,4分的那一支管子裡面全部是泥巴早就塞住了,不去拆根本不知道它是塞死的,結果他們每天在那邊抄,那個數字早就停在塞死的那當下的數字,結果沒人知道它是塞死的,然後它用它抄表的數字來質疑你的東西不準,天啊,這是什麼邏輯?但是我們的社會滿習慣這樣的,什麼事先質疑再說而不是先思考,先了解.

所以當你做了一件事情客戶不懂,它就一直質疑你做的不對做的不好,即使功能正常他還是不斷質疑挑毛病,說實在假設今天你考我某些譬如說哪一個國家的首都在哪裡?地理位置在哪裡或許近的講的出來,遠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同樣的,今天我們從事的工作有時候也不是簡單幾句話就可以講得清楚說得明白?可是它的功能是正常的,你要我證明它為什麼會這樣可以,就跟前面我講的0.1跟0.01的方法一樣,我做不來可以請更專業的人來弄,前提是質疑別人的人必須出錢,因為科學上要證明一件事情的成本是很高的,但是大部分的人尤其是管理者好像都不懂這個,你質疑人家容易,那麼有沒有想過改用教導或是討論解決這些疑問呢?

惠普底下有一個子公司叫安捷倫,它的儀器就是專門在做這種0.00幾工作的事情,儀器超貴,但是精準度絕對沒問題,如果你質疑我儀器或是設備不準,那麼我的儀器可以借你測試,讓你去證明我的東西不準,就像法律上講被告可以說謊,被告毋須自證己罪,質疑人家東西不好不給驗收就是增加自己經營成本,因為我知道你驗收囉嗦麻煩,我多用的時間成本一定往售價裡面灌,不然你看去做一些大廠,做事就幾個小時,都是在弄一些有的沒的,不是在幹實事,滿嘴講得一口好廚藝保證煮菜一定盡合眾人口味嗎?我想也未必吧.重點在思考的智慧,規定太多每個人要生存就會想出應變之道,唯一不變的是時間的流逝,時間流逝是回不來的,不善用時間在那邊弄東弄西,搞到後來一堆都是形式主義而已.所以好險自己當老闆,不然上班碰到這種公司沒瘋也傻了.
每天埋沒在一大堆paper裡面,管子早就塞死也沒人知道,paper寫得再漂亮管子會通嗎?難怪現在上班普遍要累到死.

總而言之,驗收真的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到現在做很多事情有時候想到一大堆日後要驗收的東西跟資料想著想著售價沒高一點真的還不行,不做搞不好還不用花那麼多時間去搞這些,數字是正常但管子早已塞死這種事情多的是,上面人看數據,發明表格,底下的人就傻傻的抄傻傻的報,因為沒這樣也不行,時間搞到沒有時間好好思考,哪有可能去拆那個管子來看看.

高雄氣爆已經發生超過一個月,典型的共業災難,菊媽在高雄擁有高人氣,但是擁有高人氣不代表你治理的城市管子就不會爆,意外總是會在不預期時候降臨,如果當初真的驗收很確實不會發生這個事,但是也有做的很好卻被上面一堆鳥規定刁的半死到要跑路的也有,總之,要做生意一定要先想能不能通過驗收再做,很難驗收或是驗收太囉嗦或太麻煩就給他加高一點,不然卡到驗收這個東西是很討厭的,東西他照用但是錢不給,台灣越來越多這種奧客公司,而且一堆大公司也都有樣學樣,所以能驗收收到錢才是真本事,很會做事不是一定就能得到掌聲跟報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