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錢那麼多還要做壞事

最近的食安風暴接連不斷,而且都是大廠,尤其是頂新魏家,為了私益而荼毒國人多年更是可惡.

資本主義追求利潤最大化無可厚非,但是在追求利潤的過程當中必須守法跟專業,而政府要做的是公平執法,追求社會正義,當發生這種事情,除了立刻勒令關廠跟扣押不法所得之外,最重要的是給社會大眾一個交代,老百姓求的不過就是一個安居樂業,而政府是唯一有合法權利使用暴力的單位,既然壞人都敢無法無天了,為什麼政府不能用一切積極的手段去捍衛全國老百姓食的健康呢?

有句俗話講金錢並非萬能但沒錢萬萬不能,但是資本主義發展幾百年來,政府和法律是唯一可以制衡金錢邪惡本性的機制.有句話說殺頭生意有人做,賠本生意沒人幹,當一個企業因為各種的機遇或努力而變得巨大的時候,可以說是他們比別人更努力,也可以說他們的機遇比別人更好,但是如果一個大型企業的經營泯滅了良心和道德,那造成的破壞跟傷害對國家跟社會來講都是很巨大的.因為現今的經濟環境都是全球化,如果一個小環節出問題,所有後端的東西都會跟著連動,原本的影響就會隨著放大.

用數字來說明這種嚴重性,黑心商人可能進了幾萬噸的油,不管這些油最後是做成什麼油,他不算是最後的成品,沒有人會直接拿油來喝,所以它是產品過程中的一個零件,如果把一道炒菜比喻成一個產品,一道菜譬如說竹筍炒肉絲好了,竹筍200公克,肉絲100公克,油10公克,鹽巴5公克,水40公克,總重量355公克.因為你是壞油,一粒老鼠屎會壞了一鍋粥,油占總量的10/355,等於3%左右,但是這道菜假設竹筍15元,豬肉30元,油10元,水1元,鹽巴4元,材料成本60元,要把這道菜炒出來還要瓦斯,人工,器具的折舊,這些算40元,所以總成本是100元.

用重量算油占3%,用價錢算油占10%,因為用壞油弄這道菜,不發現吃下去的話長久以後還要看醫生,因為可能得肝癌,就是不牽脫那麼遠,就算這道菜因為用壞油不能吃,那麼直接損失是100元,如果按照這種算法,假設你賣了5萬噸的黑心油,用油在食物裡面占的比例或是價錢去算,因此食品界或是國人的直接損失是10倍到30倍,那麼你因為節省成本賣黑心油多賺了幾個億,造成人家或是社會的整體損失那麼大,如果多賺了10億,那麼依照你造成的損失賠10倍到30倍,那麼你應該罰金100億到300億才合理,因為給你這樣一弄人家的損失就是那麼大,之前大統的判決是關12年罰1200萬,難怪人家說這種判決是台灣的司法根本跟不上國際的一個最好案例,反正我犯罪的成本這麼低,為什麼我要守法?有錢人可以請最好的律師替他們辯護,鑽法律漏洞,反正台灣的法律這麼鬆,罰金這麼低,關個幾年又是英雄好漢一條,這些有錢的壞人哪會怕?

之前BP石油在墨西哥灣因為甲烷洩漏所造成的事故,最後總共賠45.25美金的賠償,就是因為國外的司法系統按照你所造成的損失計價,就像我前面舉的例子,你賣黑油造成的連帶損失要以最後的損失計算金額,而不是以利差去算,所以我們的司法官或是官員肯定數學都很差,假設你今天一個丟了個不好的東西到你烹飪的食物裏,請問那整鍋的東西能吃嗎?難怪有很多台灣人都說台灣是不公不義的鬼島,我不想罵我們的領導人,可是這種司法正義跟公平不是政府才有能力做嗎?受害的消費者還得找發票去退錢,這是哪們子的公平正義?話又說回來,為了區區幾塊錢值得花時間去幹這種事嗎?

我沒有仇富心態,但是說真的台灣的一些所謂大企業或是有錢人都沒有這種格局,反正做企業就是為了賺錢,為了賺錢就要就要盡量壓低成本,於是來往的供應商要降價,員工要超時工作,為的就是能夠多賺錢,然後把競爭對手幹掉,攻佔市占率,然後隨便弄一個基金會或是參加一些慈善團體做做形象騙老百姓,說實在,如果真的感念這塊土地給你的滋養,文化,環境,每一個人的人生目標如果只是為了金錢,到了死亡的那一天又能帶走什麼?

前一陣子看了一本美國人寫的資本社會的17個矛盾,美國是高度資本主義制度的國家,可是市場機制之下他們的司法系統很健全,只要違反法律,政府根本不怕你企業倒影響就業,反正市場機制下只要需求還在,競爭對手自然能取而代之,所以他們某些行為雖然很可惡,(美元霸權,顛覆別國,扶植傀儡政權,介入他國內政)但是保護消費者的法律動機卻很高尚.那就是產品供應者有責任為消費者提供最好的產品,由此去促進自由市場的創新和發展.

而台灣呢?我們的領導者跟政治人物跟司法系統好像都沒什麼感覺,反正現行的法令怎麼講就怎麼弄,老百姓的生活跟我沒有關係,我們的官員數學也不太好,那麼越有錢的人炒股,炒房,賣黑心食品都跟政府沒關係,抓到就依法辦理,沒抓到就繼續幹,就是我前面講,公平正義是建立在人民的感覺跟金錢損失上,你害我整鍋菜或是事業都砸了,然後你就弄個幾十億就想了事,而這些錢搞不好也是經營道德犯罪的所得,搞不好還是銀行搬來的,買豪宅是這樣,買企業也是這樣搞,政府還一點辦法都沒有,人家說台灣是不公不義的鬼島,結果這些官員還能搬出一些冠冕堂皇的數據呼攏老百姓一番,那些很多都是台灣接單,海外生產的數據,還有很多外資炒股炒房的進出,哪裡是老百姓的數據,不信去街上問一些販夫走卒跟老百姓跟中小企業主,就知道現在真的是很難賺,錢都給這些壞人賺走了.老百姓最可憐.

我不是憤世忌俗,而是提醒政府跟這些企業家,經濟永遠是老百姓最在意的事,如果一個凡夫俗子,知識淺薄如我都懂這個道理,壞事不可做,有權力的人應該以國家社會以及老百姓的福祉為最高利益,而不是以私利優先,以私利優先的情況下競逐利潤到最後一定會出事,老百姓的經濟優先才是企業家跟政府最應該關心的事.老百姓有錢,員工有錢,整個國家社會才會有錢,你自己有錢有什麼用?出門沒保鑣,人家看到你都想吐你口水,這樣再有錢又有什麼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