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31日 星期一

雲端來了


圖片是擺在辦公室裏面的一套監控設備,總共63個點,除了兩台PLC,其他全部跑MODBUS連線,可以提供超過兩百個有用的資訊.

這套系統擺在辦公室RUN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非常非常的穩定,不過一直都沒有在市場上發表及推廣,原因很簡單,監控這個東西要全面應用在綠能上產業才有未來,可是新的品牌知名度不夠,要推廣要花很大的力氣,而且現有的市場還不夠成熟,雖然他是很好用的東西,尤其是連線方面的能力,可是因為市場上太亂了,所以寧可慢慢測試,因為任何市場的成熟需要時間,好的東西不會被埋沒.

雲端這個東西是這樣,我們舉一個最簡單的應用.在任何的應用系統中,功能正常跟穩定是第一考量,節能是其次,功能是否正常又跟買對東西或設計是否正確有關,我舉個例,一台冰機或是馬達或是風車或是任何會動的東西都必須做功,做功就是消耗能量,假設我今天要買一台泵浦,水要打多遠,輸送的液體是什麼,到底工作點在哪邊通常用的人是不知道的,他要的只是打水,東西買了以後就用,可是一旦東西選錯了,他不但不會好用,還會給你帶來很多的麻煩,可是東西好不好用這件事情見仁見智,有時候東西能動就好,到底是不是最佳點大家基本上是不知道,對於賣東西的人講,操作系統或是設備這件事情不是賣東西的人的責任,譬如說你買一部轎車,你非要把他當越野車開去沙灘海邊,那麼他故障是當然的.

那麼一個設備除了要能動,他在動的過程裡面如果說運轉數據可以被記錄下來,用泵浦來講就是他的電力消耗,壓力,流量,冰機來講就是他的電力,高低壓力,進出水溫度等,那麼即使東西買得不好,透過這些收集到的數據分析,也可以知道如何改善,這個分成兩個方面,對使用者來講,他要有運轉數據可以做分析,對乙方來講,如果數據有,那麼在做最佳化或是故障分析的時候也比較方便,用一個大的概念來講,假設你今天設備的地點在高雄,但是當初承做工程的人在台北,如果系統可以提供足夠的數據,那麼小故障的時候先連上電腦看看,就不用跑一趟高雄了,羊毛出在羊身上,這樣是不是對雙方都有利.

所以公司必須建立起屬於自己的雲能力,當然,有能力搭雲或是使用雲的公司很多,可是重點是好不好用,價格優不優,後續會不會原本是美事一樁,結果搞到後來卻是一場災難.這是搭雲跟使用雲之前要考慮的.

曾經有一個知名的廠商要做一套跟主機連線的系統,問我說要附帶教育訓練,不然會被廠商綁架,對於使用者來講,搭一套雲並不難,可是如果我修改一個程式花一個小時,可是因為他沒用過,系統不熟悉,萬一教了他一段時間他還不會那麼怎麼辦?現在使用監控的大系統哪一個不是被廠商綁架,因為壞了或是沒功能就一定要叫廠商來等於就是被綁架了.用一個簡單的比喻,現在做雲端技術最厲害的還是美國人,你叫IBM或是甲骨文幫你做一套系統,結果使用上不見得如預期,叫他們來收費絕對不是一般企業負擔的起.

這有點像在買車,買車容易養車難,所以雖然我手上這套系統很好用,以這個小系統來講,中小企業的財力就可以負擔的起了,程式更是簡單,可是對不會的人來講,即使他買了,要學會到故障可以自行排除還是有難度,所以跟小朋友不能開車的道理還是一樣的,所以站在我的立場,東西賣了至少要客戶後續不會一直找你才會是好生意,你要賣一個他很難懂又難理解的東西還不如不要做,所以到現在為止,這套系統在市面上出現的機率幾乎是0.一個佔有率幾乎是0的東西你敢用嗎?可是就像我常講的,現在客人買東西到底是買功能還是買心理因素買平安,後者佔的成分應該是多一點,所以不是有東西就非得賣,這個觀念是不對的.使用者的觀念沒辦法改變或是跟上的話,擁有太多只是災難.現在太多的東西都是搞到尾大不掉,國家是這樣,社會也是這樣,真正的價值反而不見了.

對於做生意來講,建立信任很重要,而信任必須建立在專業之上,監控這個東西對節能很重要,可是擺在生意場上,買東西不見得一定會買到對的東西,對於客戶來講,如果我每天已經被公司指派的任務都咬死了,而以前人家就是這麼弄,譬如說我以前就是用什麼牌子的系統,現在要換一個新的,那麼那個政治跟決策的風險多大,現在職場的飯碗不好捧,這個東西我又不懂,好用還是把他踢到一邊去.而且廠商都說自己的東西好,哪個會說爛.反正被綁就被綁,大家不是都這樣.

我舉個例子,我一個朋友有一台V牌的進口汽車,前一陣子發電機壞了,一個索價8萬,那個很厲害,電腦自動會偵測他的東西是否正常然後亮紅燈,發電機這個東西是看容量的,了不起120A,我的車換過,90A一顆材料2700,不會電腦鎖定,換上去就好了,同樣的,現在監控普遍面臨的就是使用者知識不足,簡單的他會,故障排除就不可能,像我現在這個系統,你一個通信協定設定錯誤系統就不會動了,如果我使壞,在系統裡面放一個看門狗定時發作,還是會綁人,所以說商場上奸商很多,奸不奸存乎一心,與其要努力去證明你不是奸商,不如你把這個東西再盡量地去精進,最好盡量減少客戶的麻煩又能降低自己服務的成本.這才是好東西,不然錢是賺了,怨也結了,何苦.我朋友說下次他不會再買V牌的車,維修太恐怖了.很多公司用監控不也是這樣的經驗.有辦法做這些生意的都是大公司,那一家服務好的?那到底是使用者LOW還是商人太壞,這個問題就是見仁見智了.

任何事情都有利弊,完全是看角度,金庸小說裡面倚天劍跟屠龍刀都是武功高強的人才能擁有,沒那個武功拿到了別人來搶搞不好連保護它都有困難,所以台灣的產業放在世界的經濟擂台上來比武其實有競爭力的不多,像我這套系統主機是義大利的,電表一顆是日本,一顆是國產的,485的SENSOR則是台灣之光,大雜燴的系統,講到這邊可能很多人就嚇到了,可是他們背後跑的技術標準都是國際標準的通信協定,很難嗎?其實都是現有的技術而已,可是這個東西背後其實是很多國際大廠後面利益的角力才產生的結果,只是他是開放的標準的東西,所以不用權利金,當然東西就不會那麼貴.

所以簡單講,雲端的概念並不難理解,前一陣子不是有那個阿帕契事件,美國人都說不通電沒有機密外洩的問題,站在一個技術工作者的角度來看,這是實話,一個飛行員的訓練為什麼要花那麼多錢,因為第一飛機貴,不是阿貓阿狗都能開,而且研發這種東西跟製造這種東西要花費的精力跟時間都不是小數目,給你摸一摸看一看你就會那麼美國人就不可能稱霸全球了.我朋友也不用回原廠給他敲,買一顆士林電機的發電機裝上去搞不好也能用.

第二因為它複雜,昂貴,要操作它很困難,所以必須經過非常多的訓練,你會開車不代表你會造車,這根本是兩回事,所以大家不爽的是那個特權,可是特權這個東西到處都存在,你買了一套監控不會用,或是買了一套軟體不會用,那麼你就自動授權廠商來敲你,你看蘋果服務好嗎?他的硬體跟軟體哪一個收費是便宜好用,當你付出那麼多努力才能得到一些市場的地位跟權力,那個特權本來就應該有,不然有本事你自己做.

第三美國人賣給我們的武器搞不好一開機所有的運轉資訊就透過雲端回傳到製造廠了,這種技術國外早就有了,就是台灣人不知道,有沒有這樣做很難講,但我深信一定有這樣的機制,網路是美國人發明的,機器是他家做的,他不可能沒有能力做這件事,所以我們美其名是買,其實是借用而已.

最笨的就是桃園地檢署,這些人那麼有錢,至少也給他罰點錢貢獻一些國家稅收,一個罰30萬,然後以後阿帕契開放參觀,本國民眾一個3000,外國民眾一個5000,反正給你看你也看不懂,就像我們很多進口的機器,你罵他服務多不好還不是照買,因為人家技術實力就是比你強,國產的又不爭氣,台灣人就是愛面子,總喜歡自我麻醉,不知道幾百年來,台灣的歷史總是被國際大環境所左右,有什麼好自以為是,沾沾自喜的.

台灣這幾十年最糟糕的就是閉門造車,所有的領導人都搞不出可以讓台灣人在國際上揚眉吐氣的成績,因為我們小,所以活該被欺負,外交,經濟,政治,科學上都輸人,淪為列強的籌碼,這是很多台灣人不知道的國際現實,最近總統又要選舉,檯面上的這些人還是都是搞政治的,照我看還是搞不出個什麼像樣的東西出來,那老百姓能怎麼辦?除了忍耐還是忍耐,台灣唯一能贏人家的我認為就是搞科學跟技術,就像以色列的猶太人那樣,他們的科學技術其實是很厲害的.或是像德國人那樣,德國製造的東西就是品質跟耐用的代名詞.搞創新跟軟體現在當然還是美國最厲害,臉書一天有10億人使用,你看那個傳播的力量多強.

總而言之,台灣人不應該在把時間浪費在政治口水上,而應該專精在一些科學技術的研發上,我曾經問過很多人說如何打敗美軍的航空母艦戰鬥群,他們的立體防衛網在半徑幾百公里以內就可以發現敵人,天上有衛星,旁邊有巡防艦,水面下還有潛艇,硬碰硬不可能擊敗他們,可是如果我們我們發展出會飛的帶翅膀的紅火蟻,一個軍人被10支紅火蟻咬大概就失去戰力了,紅火蟻這麼小,子彈打不到他,飛彈更不用講,打了也是白打,因為太輕太小了.可是祂的破壞力驚人,這個靈感是從我朋友身上來了,因為整理他家的樹被紅火蟻咬,10隻就夠你受了,體質不好的休克都會,萬一同時被100隻咬,那是會沒命的.可是台灣人寧願去花幾百億蓋晶圓廠,就沒有人會去研究到底大自然這種生物的奧妙在哪裡,有什麼可以讓我們利用跟發揮的.台灣的自然環境到底有什麼可以讓我們在世界的競爭中保持領先跟驕傲的.

最近民進黨的賴神被盯進議會,因為台南登革熱的疫情嚴重,要進議會要預算,又因為選舉到了,不得不放棄自己的原則進議會.所以台灣的政治人物基本上都是一些牆頭草,風吹兩邊倒,不是真的要幫百姓做事,說真的,除了追求施政滿意度跟選舉的利益之外,幾隻蚊子就把他撂倒了,說到底還是老天爺厲害.

最近台灣的經濟很糟,因為紅色供應鏈崛起,可是大戰略來講,人家的一些公司早就已經有世界級的競爭力,中國早就崛起,只是很多台灣人沒辦法理解別人為何比你優越,共產黨是壞,可是老百姓的數目遠大於統治階級,歷史明訓得民心者得天下,共產黨不改變早晚也會被趕下台,而台灣呢?台灣人很善良,可是台灣的政治人物很糟糕,媒體很糟糕,而且越來越糟,沒辦法帶領台灣走出困局,再這樣搞下去未來會怎樣其實很清楚,在世界的舞台上台灣會越來越小,老百姓就是自求多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