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5日 星期一

測試台灣缺不缺電

民進黨政府上台前,就一直鼓吹要弄非核家園,反核人士也不斷的煽動社會核能的可怕,現在上台後,權力在手,碰到今年的酷夏,還好沒跳電,不過電力的備轉容量就剩個位數,假設沒有意外,應該今年是驚險過關了.

到底缺不缺電其實很容易測試,不需要大家在那邊打嘴砲,今年夏天非常熱,怎麼測試很簡單,在酷熱的連續一個禮拜,把全國的冷氣全部打開,工廠裡的冰水主機出水溫度全部調到5度C出水,工廠空調箱出風控制溫度全部調到24度,連續一個禮拜不關機.

家用的部分,全國的家庭冷氣全部調到16度C的最低溫,一樣一個禮拜不關機,即使出門上班也一樣,就開著讓它吹,這樣子搞下來,就知道全國尖峰負載是多少,再來討論能源政策,依我的看法,如果這樣搞,不只核四不能廢,要趁快重新給它運轉,連時間到要廢的核一,核二,核三,應該都要繼續延役,不然保證大跳電,不信大家試試看好了.

為什麼這麼講,現在的電力其實已經是大家非常省著用了,公家的機關的冷氣調28度,很多機關團體,公司行號的冷氣溫度也是能調多高就調多高,這樣子在用的情況下碰到酷熱的天氣都快不夠了,如果把冷氣調到我個人認為舒適的24-25度,簡單講,老子怕熱要吹冷一點,而且我認為吹冷氣是進步國家跟保障人權的象徵,像現在這種笑死人的能源政策,不要說點亮台灣,大概台灣都會因此而黑暗,因為電不夠用了 ,不黑暗才怪.

即使裝了太陽能,要知道太陽能板是要常常維護的,表面的玻璃不夠乾淨,發電效率就下降,還要花錢維護,現在要搞陽光屋頂百萬座,裝不是問題,先搞個百萬人力大軍來維護吧,台灣空氣品質不好落塵量大,一年到頭空氣灰濛濛的時間很多,要知道太陽能板到底是不是核能的救贖,經過國三西湖服務區去看看裝在那邊的太陽能板的發電量有多少,就知道我是不是在瞎扯了.

新政府上台,雄心壯志的要搞出一些成績,在我看來,瞎忙的機率很高,台灣要用再生能源最應該開發的洋流發電,可是這種工程難度高,技術上非常的困難,台灣根本就沒辦法大規模的應用,即使是現在,台灣電廠裡的設備,發電機,渦輪,控制系統,一些高壓的設備基本是舶來品居多,簡單講幾個名字,奇異,AB,ABB,西門子,三菱,日立,大概就是這幾家,台灣有沒有製造整個電力系統的工業能力,答案是沒有,這樣大家應該就知道台灣多可憐了吧,整個國家的命脈其實很大一塊是掌握在國外廠商的手裡.

所以,真正要省電又舒適是掌握自有的技術,而不是依賴外國,可是沒辦法,核能廠買螺絲會被立委拿出來說利益輸送,鈦螺絲,高強度螺絲,不鏽鋼螺絲,核能級的螺絲一顆沒鎖好會造成整個系統出大包立委知道嗎?百姓知道嗎?還是我們的立委每一個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反正卡住你的錢你就動彈不得,你台電就必須乖乖聽話.

台灣病的其實非常重,除了吹牛皮的技術堪稱世界第一,很多技術方面的東西都落後人家一大截,節能減碳這種東西口號喊是很容易,像夏天熱得要死,不吹冷氣說會死人基本上是騙人的,今年夏天的確是有人因為高溫中暑而死,可是基本上算個案,但是電力的穩定其實非常的不容易,在我看來,台電在世界上來講已經非常棒了,我們沒有天然的能源,卻有辦法生產這麼便宜又穩定的電力.

可是在國內,台灣人自己能造多少東西?還不是買外國的東西來用,台灣人基本上除了排中仇中以外,基本上不排外,所以老外也滿喜歡來我們這邊做生意,道理很簡單,因為好賺,賺我們的新台幣回家享受,這中間的道理大家可以動點頭腦想一想,要舉例的話只能用罄竹難書來形容,所以就不舉例,看看我們自己生活周邊有多少直接或間接的進口貨就知道了.

所以國內的能源政策我認為其實出了很大的問題,最近一些根本的不懂電的人士,搞了一個開放台電的口號,因為這些人認為台電是一個非常大的利益集團,所以要去查台電是不是偷電藏電,說實在,這些在社會上有一點知名度,也有一點影響力的人,敢不敢公開用我說的方法試一下,如果能過,太陽能板就給他裝下去,一些失業的人就安排去擦太陽能板,這樣還可以救一些失業率.

但是再生能源用下去,電費不漲絕對不可能,台灣的有效日照大概就是2000小時,有些地方還不到2000小時,一年的時間裡面太陽能板只有不到1/4的時間在發電,所以電費一定貴,簡單講就是要靠補貼,便宜的電力不用要用貴的,這是哪門子的算盤,背後的陰謀又是什麼?

總之,台灣每天充斥著政治口水,但是卻缺乏專業理性的討論,像我們要試一套中央冰水系統,要知道他的能力夠不夠就是把溫度調到控制器的最低溫度讓他跑,然後看結果.所以大部分的系統真正在跑都是中間值居多,而台電的備轉容量低到個位數,我認為這個數字是非常恐怖的.

同樣的,要用我的方法做測試,台電要先做好萬全的準備,而且政府要先宣導,例如6-9月,每個月的第一週測試一次,呼籲全民24小時開冷氣,這段時間內的電費以台電成本計算,超約不受罰,讓人民有個夏日炎炎吹冷氣的小確幸,這個禮拜特別涼,順便看看台灣電力從發電,供電,配電,用電,系統的強健度如何.
經得起考驗再來思考再生能源,像現在這樣弄,5年10年過去以後,搞不好成本還沒回收,你就會想把這些爛東西拆掉,因為真的太不划算了.用老百姓的錢搞這些東西,是把資源用錯了方向.

台灣雖然很民主,可是老百姓很多時候根本就被蒙在鼓裡,真正的資訊並沒有被揭露,配合政府搞很多時候下場都很慘,可能我們的官員太喜歡搞造假跟愚民的政策,為了選票什麼事情都敢幹,等到被人發現了再來轉彎,反正也不是花我的錢.

與其認為官員不清廉,我倒認為是媚俗,電力這種這麼專業的東西,即使是相關的從業人員,也要常常精進才能搞懂,而我們偉大英明的選民,盡選些笨蛋當領導,反正台灣人貪生怕死又愛錢,隨便唬唬大家就相信,抓住這種心態就無往不利,不懂的在哪邊恐嚇愚弄老百姓,一堆的人就把票給他,這樣哪裡會進步.

結尾我講個小故事,考驗大家的思考能力.台灣就醫非常方便,可是我個人非常討厭醫生,律師這些人,為什麼且聽我道來.

我個人身體狀況還算勇,所以很少生病,假設我今天得了一個小感冒,流鼻水,咳個幾聲之類,以我的個性我不會去就醫,可是以現在台灣醫療方便的程度,如果我耍賤,一個早上病情應該不會有太多的變化,如果我從早上9點開始去看醫生,順便拿個藥,這家看完再換下一家,一 樣給醫生診斷,再一樣拿個藥,跑個三家四家,醫生的診斷應該都類似,但是他們開的藥可能一樣嗎?應該不會一模一樣吧?

有的可能跟你多加顆胃藥,有的可能給個維他命,雖然我不曾這樣幹過,但不同的人診斷,碰到良心的可能連藥都不開,就跟你說回去多喝開水多休息,碰到比較賊的,開幾個藥給你回去吃,加減跟健保請一些錢補貼費用,除非你是很狡猾又很認真的病人,回去會把藥袋裡的藥學名拿出來對,不然不就開水一拿咕嚕就吞下去了,病情沒什麼差,但是流程,成本差很多,可是本質上治療的是同樣的東西.如果他要陰你, 一般人是沒有防範能力的,如果他的能力不夠,直的進去,平得出來的也很多,所以我碰到這些很專業的人,盡量避而遠之,這是我討厭醫師的地方.真的不得已再請他們幫忙,給人家當實驗品.

再講到律師,小弟打過官司,勝訴的那個,原因是被人傷害,簡單講就是倒霉被一個酒醉的打了,還是自己認識的親戚,對方不道歉又不賠償,只好打官司了,一般人想到上法院打官司就想贏,第一個就想到請律師,小弟不是,先上網找六法全書,把罪名的定義搞清楚,因為是原告,所以要收集對自己有利的證據,簡單講就是人事時地物的證據,然後警察那邊做筆錄講清楚,簽名畫押,警察這邊搞好以後會送到地檢署,地檢署又會發傳票叫你去問,問兩次以後才將對方起訴,起訴完法院又會發傳票叫你去開辯論庭,看雙方有什麼意見,最後才會判,如果對方不服又上訴,就又要再去問,或許對方找到什麼有利的證據要翻案,搞不好受害者的證據不夠齊全還會輸咧.

這所有的流程你都可以請律師陪同或代書,當然每一道流程都要錢,小弟不想花那個錢,就小事一樁,可是對方因為怕司法的裁罰,就請律師,地檢署偵查還未起訴階段就應該是律師出的主意,寫了一個和解書要求和解(律師訴訟的手段),我不理他,繼續法律流程,地檢署偵查完畢起訴送法院,對方的律師又送另一個版本的和解書要和解,我答應和解,但和解條件到法院開庭的時候當庭跟法官談.

開辯論庭的時候法官問雙方如果不和解繼續搞下去,當然對方就會留下案底,可能還要去服刑,對方律師跟法官陳述雙方同意和解,條件當庭談,我當庭要求對方捐一筆錢給慈善機構,如果不同意我的條件,訴訟就繼續,等於是選擇要捐錢還是坐牢,我要求的數目不小,但不是我要的,因為不是我要的,我又是受害人,法官同意的機會幾乎百分百,當法官把我的條件要求被告跟律師是否同意,短短一兩分鐘,捐錢還是坐牢,選擇應該很清楚,就這樣我打贏生平唯一的一場官司,沒花半毛律師費,

對方呢?律師費不知道被拿了多少,官司還是輸,而律師的角色呢?幫業主打贏官司是唯一的任務,可是結果不如他預期,如果我在檢察官偵查階段就上了律師的詭計接受和解,慈善機構就拿不到錢了,我也白白受害,講好聽是以德報怨,講難聽就是被律師用訴訟手段陰了,因為程序上他們比較厲害.同樣一件事情,就差在處理方法不同,結果可是完全不一樣喔.你說我會不會喜歡律師?

人要正才不會有倒霉事,新政府選前騙票選後轉彎的事例繁不列載,反正這就是民主,我們也應該有那個雅量祝他一路順風,可是攸關台灣國家安全的電力能源政策,吵吵嚷嚷1.20年弄不好,乾脆就用我這種方法弄一次看看,看是一次過關還是一次就打包,做一次了斷,這樣比較乾脆.不會繼續吵下去沒完沒了,就看新政府的決心了,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