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7日 星期五

化繁為簡是能力,化簡為繁是苦力

當今的社會跟20年前的時光大不相同,以前的日子約束少,機會多,台灣錢淹腳目,但是現在越來越自由,日子卻越來越難過,隨便問周邊的人,要混得好的確滿難的.

何以致此?我們選擇的道路錯了,沒有掌握世界上頂尖的技術和開發商品的能力,以至於都是在幫先進國家打工,賺不到價值鏈的研發跟行銷的錢,砸大錢買老外的機器做代工,然後辛苦得要死讓老外去享受.

此話怎講?在我們這個行業裡,或是說在台灣的產業裡面,冰水主機這種基本的機器,又不是原子彈,也不是衛星,可是偏偏大型的系統幾乎都是外商所佔據,TRANE,CARRIER,YORK,MACQUEY,光詮恩起碼占了一半市場,隨便一個零件就貴死人,基本的機械架構不變,改個控制介面就搞死你,怎麼台灣做不出來,很簡單,台灣的機器效率沒那麼好,台灣的市場太小,這種大型機械設備原理很簡單,但是要製造出世界一流的機器行銷全球,背後的資金,技術實力,都必須是全球級的,不然就沒辦法跟人競爭.

因此,台灣搞鎖國起碼20年,20年如果道路正確,韓國的現代汽車30年前車子開一開還會斷成一半,現在現代汽車居全球前5.台灣呢?連個像樣的引擎都做不出來,媒體上上講的有哪一個節目是在介紹科學知識,介紹技術的,一個都沒有,技術開發輸人家,淪為先進國家經濟的殖民地,台灣現在這樣只是剛好而已.

當然,國家道路的選擇跟政治有關係,台灣這20年的政治太糟糕了,都是一些搞法律的在治國,這些人骨子裡面一點都不重視技術的研發跟培養,一個國家的經濟要往上發展,技術的道路是不能停歇的,有科學的背景當基礎,有強大的研發能力,才能過上比較好的日子.可是這些在台灣基本上沒有,是有一 些台灣之光的企業,可是那也是某部分商品,要打全球競爭,要有政府的幫忙,像韓國跟以色列那樣,反觀台灣,藍綠惡鬥不止,台灣怎麼會進步?

有時候政府立一個法,不但不是幫忙產業,反而是扯後腿,一例一休的作法說有多爛就有多爛,年金改革也是一樣,根本就是瞎整一通,法律再怎麼完善,沒辦法執行也是具文,徒增產業跟老百姓的困擾而已.偏偏現在台灣各項規定越來越多,規定那麼多有用嗎?

最近最重大的事件就是遊覽車翻車死了33個,於是乎我們的官,名嘴,檢討起來就是一大堆的理由,然後接下來要如何如何,哪一次不是這樣?這樣子以後事情保證不再發生嗎?信的人就是頭腦有洞才相信.所以這一切,好像就是演演戲,演完了風頭過了又回復原狀.

為什麼要如此講?台灣的問題在於管理,聰明的管理.何謂聰明的管理?現行的公車,遊覽車,計程車都是私營的,政府弄一個機制管理,於是乎資本額小的就買差一點的車,或是便宜的車,反正通過各項規定就可以營業了,合法就可以跑,這就是笨的管理.

那假設是所有的遊覽車都由政府採購,再用租賃的方式交給民間運營,是不是就解決了遊覽車安全上的疑慮,由政府大量採購開國際標採購最安全的車交給民間營運,就不會有那麼多亂象了,大量採購可以降低成本,統一規格也可以降低成本,因為規格同一,政府保證,乘客也可以得到最大的安全保證.從而達到一個良性的循環.而不是像現在,反正你規定的是一回事,我為了生存,只好想辦法鑽漏洞,在最低限度內合法,這樣事情永遠都做不好.

像這次司機疏忽的事情,應該是過勞所致,可是他的惡性循環是低團費,高cp值,因此大家為了多賺錢,只好犧牲工時多做,你去問一些跑車的,計程車也好,公車也好,運輸業都好,多少人都必須一天工作10幾個小時才能餬口,你規定他超過多少時間不能開,根本就不可能做到,一天不做或是少做幾個小時,家庭的經濟就受影響,這是很多跑車的人的生活就是這樣,所以政府根本就是看錯病,拿錯配方,重點是很多行業的人無法從事高產值的工作,除了跑車,他別的也不會,他也沒別的能力做別的事情,那你要他怎麼辦?跳海還是跳樓自我解脫嗎?他們的家庭怎麼辦?

政府的施政應該是以老百姓的福祉為優先,然後想辦法解決問題,而不是製造問題,好的管理簡單講就是不製造問題,但是好的管理需要策略,方法,技巧,聰明的腦袋,所謂的領導是聰明的領導笨的,哪有笨的領導聰明的,簡單講,一個人選擇的路,一個政府選擇的路跟方向,必須是簡單而有效的,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總是把簡單的事情搞得很複雜,一個基礎如果不好,制度如果不好,再怎麼修修補補他就是不可能變好.

豬穿上PRADA還是豬,所以要解決事情就要跳脫思考面的束縛,化繁為簡,而不是治絲益棼,台灣一個很大的問題是經濟規模不夠,市場太小,所以你用最好的規定,最好的法律,沒有配上適當的經濟規模根本無效,這就是問題的關鍵,而不是在小地方的誰工作了幾小時後不能做,幾點後不能做,要看整體.結果我們的法律硬弄了一個規定要大家去遵守,實效可想而知.化簡為繁,政治算計而已.

台灣要進步,必須減少不必要的開銷跟內耗,我個人覺得台灣這麼小,不需要那麼多的法規跟制度,有效的幾個就夠,求精不求多,看長不看短,像我們的民意代表,政府官員,很多根本就是在演戲過日子,浪費老百姓的錢而已,減少一半的民意代表,任期拉到6或是8年,訂出硬指標,不行下台,應該會比這種內耗好很多.

民意代表名額改一半是讓當選更難,達成政治的規模化,民意集成的規模化,有一句話叫量多力散,一盤散沙,拉長任期也是一樣,如果你是民意代表或是民選首長,4年就要準備可能失業,怎麼可能有辦法對社會及國家有長期的規劃.所以必須修憲或是修法來完成,現在台灣很多都是政治制度造成的,但是今天如果把這個制度改好了,有理想,有熱情的人才會有保障去從政,才能做出好事情,不然今天我跟你黨派不同,理念不同,誰要當選就先把對方鬥臭鬥垮,上台後五日京兆,什麼事都幹不好,政府沒把該做的工作做好,老百姓是一定倒楣的.

所以說,化繁為簡是能力,化簡為繁是苦力,一個大有為的政府應該是姓社比姓資多一點,和諧比吵鬧多一點,團結比分裂多一點,所以不要在小地方上再去增加老百姓的痛苦,應該從政治上層的結構改起,從我們的選舉制度改起,這才是解決台灣市場經濟規模太小,政府失靈的良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