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6日 星期二

垃圾廠不要在我家附近,但我要丟垃圾

近來媒體報導核四逃命3圈(北北基)首長反對核四興建的議題,說是要以民意調查為評斷依據,看到這個新聞,真是佩服這些政治人物的政治手段,其實不用調查也知道,誰要把這個東西放在自己家,經過10幾年的這種紛紛擾擾,核四早就變成一個燙手山芋,能避就避,誰會真的把這種困難的任務攬上身?用很簡單的比喻,每家都會產生垃圾,但是垃圾掩埋場或是焚化爐最好不要在我家,最好是垃圾收走後自動消失,但是我每天還是要繼續丟垃圾.

基本上如果用民調去決定這種重大工程的停建與否,就好像製造垃圾跟丟垃圾地點的拉鋸一樣,大家一定是要繼續丟垃圾,但是不要垃圾場,這樣怎麼會行得通?那麼解決方案呢?丟垃圾要收錢,現在是隨水費一起收,丟丟垃圾的解決方案還簡單,畢竟垃圾裡面沒有像核廢料這麼毒的東西,所以政治人物說用民調決定停建與否的說法基本上是無本生意,反正停建了可以對選區選民有交代,而且是民意所向,那麼台電就會成了真正的大苦主,投資的錢等於丟到大海裡,而且還不能吭聲,但是台電是國營企業,所以停建的損失就是全民納稅人負擔,每個人納稅的錢按照收入高低課稅,假設核四停建全民必須負擔4千億的損失,平均國人每個人必須負擔17391元稅金,但是不是每個人都繳稅,全台灣大概只有不到600萬人繳稅,所以有繳稅的人平均分擔這些損失,數字大概再乘上4倍,平均有繳稅的人大概要負擔7萬左右.

對於喊出用民調來決定停建與否,如果我沒繳稅或是稅繳的少,反正是別人損失,用很少的錢來換取安全,那就投贊成,但是付稅多的人就慘了,他換取安全的代價就高了,可能要付幾十萬甚至百萬才能換到同樣的安全,因為一旦輻射外洩根本是殺無赦,所以付稅多的人必須付比別人更多的錢,那時候或許他寧願承受某種程度的風險來換錢,就一句老話,要錢要命搞不好很多人選擇要錢不要命,假設錢對這個人真的是很重要,所以他願意去承受一些安全的風險.

所以真的要用民調,就必須加稅來彌平損失,不然就是台電要破產,如果不加稅讓台電破產,則股東全部要跑路,台電的股東是政府,最後就是納稅人負擔.

所以喊出用民調必須是有繳稅的人才有權利接受民調,如果把電廠當成一門生意,產電的成本以及賣電的售價應該都可以算的到,既然算的到,那麼建不建應該是市場決定,如果不建電價必須調漲,或是建了必須付出額外的成本來確保安全,那麼這些額外成本都必須算清楚,然後再來搞公投或民調,而且必需是有權利的人才能參加,也就是苦主(納稅人),不然基本上根本就是慷別人之慨,繳錢少的人當然要安全,繳多的可就不一定了,假設又是用電大戶,電價漲跟繳稅多基本上一樣痛苦,或許對核電廠的信心會比沒繳稅的人多很多,因為電價漲可能對某些經營企業的人是很痛苦,花大錢投資節能要花很多錢,政府也沒辦法補助(政府已經夠窮),電價又要漲,然後要接受這些結果的人沒還不能有發言權,這樣子哪裡算公平?

去年不是經歷油電雙漲跟健保漲,油電雙漲跟國際因素連動關係大,但是健保漲跟國際關係就不大了,純粹是國人習慣跟管理問題,結果一個政治立場偏綠的長輩在飯桌上狂罵我們現在的領導人搞得多差又多差,油也要漲,電也要漲,連看病都要漲,一切都是領導人的錯,健保一個月又要漲多少多少,我問他一個月繳多少健保費,他說一個月不到一千元,看病呢?反正老了只要還沒死大概都是藥罐子,一年的藥費如果沒有健保,花個幾十萬可能剛好而已,一點不舒服就往醫院跑,回來一大堆藥還沒吃完又拿新的,享受福利的人不感恩,漲你個幾十塊就不行,真的那麼難搞乾脆就讓健保倒閉,不然我們這種健保費繳得比別人高,一年幾乎不進醫院,小病根本就不會去看的人不就虧大了.健保局只是把大家的錢拿去幫忙需要的人,大家都以為健保不用錢,天下哪有哪麼好的事(實際看病費用跟病人的實際支出都是有差距的),漲價就不行,那放給他倒算了.大家一起死,看誰能撐比較久.

民主社會就是會有太多這種不負責任的政治人物,媒體跟白癡的人民,才會越來越墮落,最近綠的說要修改電業法,這個是好的提議,讓電業自由化,那麼如果我的大樓自己發電比台電便宜,那麼自己發自己用也ok.政府負責輸配電線路就好,也就是政府建馬路,廠商做汽車,馬路的錢大家出,但是車子你要買一公升跑10公里的或是一公升跑5公里的自由選擇,因為如果用電大戶自己蓋小型電廠自己用(前提是安全跟污染要符合規定,不能以鄰為壑,好處我享垃圾丟你家),搞不好電價比台電便宜很多,因為距離近嘛?台灣現在的電網輸配電損失是非常大的,南電北送或是東電西送,就像南部的農產品價格一定都比台北便宜,因為運費貴,一車的農產品加上這些運費開銷,價格就高了,電既然也是一種生產品,就近當然也省運費,所以台灣或是很多地方流行的產業聚落就有這個好處,運輸距離近成本就低.北部用電大但是電從南部來,輸配損失就很大了,線路中間經過的每個地方都是成本.

總而言之,民調用在選舉比較可靠,因為那是測試人氣的指標,喜歡一個人或是討厭一個人感情因素居主佔比,政治人物選上了選民也沒有多少能力或是機會去檢驗當選人到底做了什麼豐功偉業,但是用民調或是公投去決定這種市場面的東西(把電力資源視做一種市場產品的話),根本就沒什麼道理,既然我不用負責任,那麼我當然不希望垃圾留在我家附近,但是你要做這個產品賣給我就要又便宜又安全,天底下哪有那麼好的事,我說用民調來決定你能不能做這個產品賣給我,這是哪門子的邏輯,會這樣就是因為我有權力這樣做,但是我不用為這件事負任何責任,因為我的選民都希望我把這個壞鄰居趕走,只因為他可能非常不安全.要民調也是要問必須為這件事負起責任的人(有納稅的人跟台電股東),喊殺喊打的那些人都是別人的仔死不了,就像我們現在健保制度一樣,要看病又不想多繳錢要怎麼搞?

真的核四要停建就加稅吧!稅目就叫核四停建特別稅,一次性徵收一次性打消這些損失,已經蓋好的資產拍賣抵銷損失,然後台電解散資產清算自由化,現有的輸配電線路政府徵收,電廠全部公司化,那個時候或許自己家搞個小型電廠(風力或是太陽能),不夠再用買的,這樣也可以促進替代能源的發展,台電就不用為了這些事情搞得烏煙瘴氣,至於民調或公投,這些障眼法就省省吧,蓋與不蓋都是難題,過與不過大家還是繼續吵,何必去幹這些浪費精力跟生命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