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日 星期日

教練還是伯樂?

因材施教是教育的基本方向,如果你不是一塊良木,要雕出一座精美的藝術品基本上是違反物理定律的.

從家庭說起,大部分的父母在孩子還小時,理所當然的是教練,孩子從父母遺傳下來的基因理所當然會影響小孩的行為,但是一旦小孩開始接受教育,受到同儕,朋友,社會流行及環境氛圍的影響就會更大.因此,父母的角色會慢慢從教練的身分退下.

最近反課綱爭議越演越烈,很多年輕學子串聯要教育部更改課綱,耗費很多時間跟成本在這個議題上,上網google一下發現這個根本不是大不了的事情,可是不管政治人物,學生,甚至連駭客組織都摻一腳,還有人因此自殺,這是台灣的悲哀,大家都在務虛的事情上拼輸贏,非得爭個你死我活,做些實事不是更重要嗎?

學生受教育的目的是什麼?為了那張紙嗎?相信很多人都有不同的答案,而我的答案是培養未來生存的能力,離開學校之後有辦法在社會生存,爭的一席之地,那麼在就學的過程裏面,一些枝枝節節的東西可能離開學校之後根本也不可能用得上,那何必為了這些是去爭去吵.

我舉個例子,身為老闆,我們要有幫客戶解決問題的能力才能生存下來,所以很多設備我們要看的懂,譬如冰機,泵浦,冷卻水塔,電盤,plc,甚至一些程式也得涉獵,不然根本解決不了問題,這些設備都是連動的,牽一髮動全身,沒有個三年五年根本摸不會,那麼學校學得到嗎?答案是不行.

比如說一台500噸的冰機,除了主機設備,他還要至少配一顆冰水泵及冷卻水泵,然後還要一顆冷卻水塔,現場還有送風機,另外還要配管路,電盤,這樣子整個系統才能對,要求精準一點的還要配監控,所以一套系統搞起來要花個一兩千萬才能弄起來,如果學校沒有投資這些錢,學生在課堂上學課本上的東西,只是理論,這樣一個系統跑起來一小時的電費最少要一千多塊,跑下來一天都是整萬的開銷,學校也沒那個經費讓他跑,那麼一個學生如果沒在現場操作跟實習,或是根本沒機會看到跟摸到,他就算畢了業也還是不會,那麼身為老闆去拿案子,請一個剛畢業的年輕人來搞,完全不可能有戰力,請問老闆應該要給多少才合理?因為他沒經驗,東西弄了不旦不會好還可能更糟,那麼這些損失請問要算誰的?

技職教育普遍都是這樣,甲級技術士考的題目跟設備跟業界都有一大段的差距,那麼學東西是學了應付未來的挑戰還是學一些落伍的東西答案根本就很清楚,現行的教育體制因為種種的限制,大部分是跟不上時代的腳步的.那麼有那張紙又怎麼樣?

再回到反課綱,學生要學的適應付未來的能力跟知識,歷史的東西往往會被執政當局扭曲,你看大陸的出版物,他們現在還在為了毛澤東的歷史功過在爭議不休,一個大饑荒死了幾千萬人,以當時的時代背景,直到現在這種歷史在大陸還是不可討論的禁忌話題,回到台灣,省籍的情結烏雲也還壟罩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無法散去,為了一些已經過去的事情,有何必要去爭這種沒未來性的議題?

所以我說這些反課綱的學生很笨,現在的學校體系不代表你出來一定能夠有足夠的生存能力,搞不好連養活自己都有困難,那麼你需要相信教育當局給你灌輸的價值觀和知識嗎?真正的天地是人做為一個人,要有獨立思考跟行動的能力,執政者或許有目的的刻意扭曲了歷史,那可以選擇相信或不相信,但重點是這些跟未來的生存與競爭力無關,如果在十年後你去看這件事情,就會覺得幹這些事情一點意義都沒有.你認為他扭曲了某些你認為不是真相的事情,所以你要去抗爭去抵抗,如果你把那個時間用在每天都能增加一點點競爭力,每天多會一點技能,?那麼未來在職場上可以生存的更好,有更好的的生活品質,跟現在做這種鳥事哪個比較有意義?

以我們為例,現在外面有經驗焊工奇缺,你要配管就要有焊工,配管焊接東西是這樣,假設a-b之間的距離是100米,一支管子6米,所以至少要有17支以上的管子,加上中間的轉彎,所以總共至少會有20個左右的焊口要銜接,焊完了要試水,在工程上要每一口都不漏才算功能正常,人在那邊燒焊又熱又髒,但是一旦開始運作就是一口都不能漏才算成功完成工作,廠房有冰水可用,各種液體氣體可以正常輸送,GDP就這樣產生了,整個社會因為這種做工作的人提供的功能而得以運行.可是現在要做這樣工作的年輕人根本就沒有.就算有心要做也做不來,因為技術不到位,學校教的不好.

俗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從事教育的人的盲點是即使你有再多的熱情跟理想,可是如果你不曾轉換過職業,你的觀點不見得跟得上時代的脈動,而且對老師來講,老師也是一份養家餬口的職業,他也必須填飽肚子,而且學校也會受到資源的限制,就像我前面講的例子,不要講半導體進步的速度,以工程界來講,新的設備也是一直出來,雖然原理都一樣,但是細節就變了,像現在汽車界很多車子的控制都是全面電腦化,然後用軟體控制,車種又這麼多,學校不可能每一種車都買一台來給學生學習,因為那要太多錢了,所以只能紙上談兵,這才是真槍實彈的比拼.工程界也是一樣,一堆大設備學校不可能有,所以除非學校非常有錢常常更新設備,不然還是跟不上業界的腳步.

但是搞務虛的就不一樣了,反正左也可以右也可以,每個都是一大篇道理,這會增加學生跟個人未來的生存力和競爭力嗎?清末八國聯軍進攻北京,劫掠中國古物,老外靠的可不是他的文化比你久,歷史比你文明,靠的是船堅炮利,認識歷史沒有錯,結果實力比人差的結果是現在中國的古物還有很多流落在外.

台灣現在的問題就是國力日衰,任何時後不幹實事專務虛功,政治人物如此就算了,但是學生是國家未來的希望,看到去年的太陽花,今年的反課綱,就是被人煽動和利用,在務虛的事情上輪迴,現在學生畢業即失業是普遍的現象,去搞這些帶有意識形態的抗爭對國家是沒有任何幫助的.教育的失靈是一種是市場機制,跟國力有關係,也跟政府的執政與治理有關係,但是學生也是可以選擇的,以前我們念的歷史或是資料跟現在差更多,但是終究那些只是歷史,是拿來參考用的,執行還是要看當時的環境和條件,就像我前面舉的那些例子一樣,所以搞來搞去終究瞎搞一場,還是務虛不務實,那麼何必瞎忙一場.

我常講,大人往往都想當教練,問題就是如果這個教練本身受到的限制就已經很多,他本身的能力和資源有限,他如何當一個稱職的教練,但是年輕人不一樣,他沒有資源,沒有能力,但是他可能是未來的超級之星,這時候,伯樂應該比教練更重要,你經驗更豐富,但是受到很多的限制,例如科技,時間,但是你可以告訴年輕人未來要努力的方向,電影鋼鐵人裏面他老爸在影片訴說因為科技的限制,在他那個時代沒辦法做到,後來他依據父親給他的靈感就做出一種新的元素.

我們現在很多的社會議題都是在內耗,我無意貶損這些從事教育工作的人,但是很多沒有未來性的東西改會不改實在意義不大,二戰發生超過70年了,日本到現在也還不曾對當初侵略的暴行賠償或道歉,你能拿他有皮條嗎?反正人家是強國,跟你慢慢耗,政治現實上就是這麼一回事,我們的課綱不管怎麼改,終究是一頁悲哀的血淚史,現在大家就是在這些歷史的枝枝節節上做文章,何苦呢?

總而言 之,搞這些務虛的事情沒有意義,回到學校認真培養未來競爭的能力比較重要,沒有好的教練就自己當自己的伯樂,不要在那邊弄什麼串聯,抗爭,破壞公署,妨害公務,浪費別人的時間,給你贏又如何,你跟老闆講慰安婦不是被逼,有的是自願的,或是台灣被日本殖民的功過定論,哪個老闆要聽?老闆要看你會不會工具拿了把事情做好,搞不好他跟日本跟中國都有生意往來呢?哪管你60年前70年前甚至400年前的人到底在幹什麼,所以如果那麼淺,不知道做這些事情只是無謂的舉動,對你的未來也沒有幫助,所以弄可悲的台灣人情結是搞選舉用的,因為可以給政治對手戴帽子搞鬥爭,但是聰明的台灣人是拿來賺錢用的,務實不務虛,焊工一天好幾千,技術厲害還可以出國比賽賺外匯呢,哪個比較實用?填飽肚子跟理念哪個重要,答案不是很清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