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9日 星期四

看不見的才難學

核二才啟動一天就跳機了,看來這個電廠發脾氣,既然大家不要我,又要我拖老命跑奉獻電力,發個脾氣不工作整整這些人其實也是剛好而已.

我曾經在很多工作的場合看過乖乖,意思是希望機器不要發脾氣,莫名其妙的不工作,放幾包乖乖在那邊希望機器不要發脾氣鬧罷工.

事發後一些反核又要用電的人士又發表一些奇奇怪怪的言論,說你看吧,核能就是這麼危險,萬一真炸了,那是生靈塗炭,禍延子孫千秋萬代的事情,為了我們的孩子,為了將來,核電一定要完全廢除,一旦出事真的一切都完了.

這些年來,類似放乖乖的行為不斷的在各個領域出現,有人危言聳聽,不顧一切以鬥倒對方獲取選票利益為目的,也有人嘩眾取寵,利用網路,媒體帶風向,甚至利用手上的權力,吃乾抹淨,不顧老百姓民生安危,想要將權錢一把抓,以利永續執政,藉以獲取個人及政黨的榮華富貴.一大堆背離常理的事情不斷在台灣出現.

這些年來,擁有洞察能力,精準判斷的人越來越少,做官的不像官,沒擔當沒專業,做百姓的不像百姓,打糊塗仗,泥巴仗,隨便幾句就給騙走,不願意面對事實做改變,搞到自己兩面為難,處處受阻,除了困在這個小島上坐以待斃,有沒有更好的方法?

是什麼摧毀了這個國家?答案是西方的民主制度跟資本主義,以致像這種單純的技術問題可以將一個國家的能源供應搞到不生不死,整個社會焦躁不安,寸步難行,或許一個下午就可以處理的技術問題演變成一場社會,國家,全面鬥爭,全無共識的境界.這個國家顯然無力前行.

如果你懂編碼,或是你懂自動控制,就知道這樣的小跳機只是整個系統保護的一環,在試車階段,這樣的跳機跟調整是常見的,電力性的信號去控制或監督機械性的壓力,溫度,流量等類比值,一個電廠我估計應該有一二百道的保護程序,試車階段就是慢慢調整,中間不順機器就要停下來.

但是我們整個社會沒有這種共識,一定要無限上綱,於是反核的,擁核的,民意代表,官員就開始大亂鬥,文件來文件去,檢討來檢討去,花費巨大的成本來處理一件單純的技術問題,這就是我講的民主害了台灣.每個人都好像是專家,檢討來檢討去,這種問題回到基本面就是一個這麼複雜的系統一定要有容錯的空間,設計上也一定是如此,自我保護啟動,民意代表背後的選票決定了他必須是哪種型態,沒出來叫幾聲不行,這樣的民主是非常糟糕的,民主很好,但用錯地方就很糟糕.

另一個是資本主義,請問現在的公司有哪一家沒定KPI的?定KPI可以,但是定得不好很剝削就很糟糕,舉個例子,公司為了營利,每個業務定一個月500萬業績額,每個人每天的時間都是24小時,於是拼命弄,背後的意義就是錢,滿足股東跟老闆的最大利益,現在幾乎只要稍具規模的公司都在各個領域定出一大堆的KPI,台電等於國營公司,一個指令下來只能執行,這種為了利益最大化搞出來的東西,是資本主義的幽靈,台電現在一大堆的KPI,每天員工必須應付一大堆官僚作業,他如何能夠專心一致的在自己的崗位上磨練技術,解決問題?

一個要懂編程,要懂系統程序的員工,可能至少要培養五年八年,搞技術的又要應付官僚,應付政治,應該什麼東西都搞不好.以核二廠這種技術層面來講,跑了幾十年的機器如果有一批經驗豐富的員工像這種問題應該可以輕易地解決,每天看一樣的東西,如果尊重專業,信任員工,跳機真的沒什麼大不了.有經驗的員工如果在,可能就把某個參數調整一下,就可以重新上線,可是現在的流程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看看這幾天的事件發展就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現在的政治環境跟20年前,30年前那種大家團結一致,兢兢業業的環境早就不同,反正專業不受專重,很多事情據理力爭也抵不過政治正確,大家自然就應付了事.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不要說核電廠,這種環境之下還要努力把提供台灣電力的重任擔負好,有時候我心裡想,真的是難為了台電的員工了.

身為相關行業的從業人員,其實從台灣這幾十年的政治軌道來講,有時候我常常覺得,我們就像在吸民主的毒藥,相信民主,相信市場機制,相信這些西方來的信念跟做法是美好跟光明的,經過這一二十年來的實驗,我認為是失敗的,他帶來的整個國家競爭力的衰退,貧富差距的惡化,都是吃了太多這種毒藥所造成的結果.

這一陣子我的師父說做事的時候擔心萬一做錯了,會造成可能跳機或是造成客戶巨量的損失,覺得壓力很大,我告訴他,有形的東西其實很容易學,因為有規格,有尺寸,有實質的形體,可是無形的呢?現在隨便一個手機底層作業系統的程式有幾億條,一個微軟的作業系統底層也是幾億條,懂編程的都知道,在這麼複雜的程序中,通常就是邊修邊改,按照時程上市,所以才會有那麼多的更新包,有形的好弄,無形的難弄,這次核二跳機,無形的控制信號出的錯,機器沒走根本沒辦法測試,其實我這樣的講法必須修正,如果有足夠的經費跟時間當然可以,可是在當前的環境之下,台灣這20年來搞的是西方表面那一套,因此我猜想這些測試的時間跟經費都被削減.因為像我碰到很多學西方管理制度的公司人員,每年規定要削減幾%的水電用量就是明證,完全違反科學的管理制度當然就是做假或是走捷徑,出事只是早晚而已.

台灣要怎樣回到以前那種人人奮發,團結向上,願意為國家,為社會家庭犧牲奉獻的狀態?我覺得難矣!資本主義跟民主政治這種西方治理社會國家的模式讓每個人都變得貧學而自私,你是流水線的員工,就每天重複地做著一成不變的內容,然後想辦法將他效率最大化,出了這個崗位,你就是那個貧學的人.然後掌握資訊,金錢,權力的人,掌握了絕大的財富,美國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民主政治更慘,一個國家的人民永遠在惡鬥,獨派去潑蔣介石的棺木,統派就去踩獨派的場,每天這樣暄暄鬧鬧,想罵誰就罵誰,想鬥爭誰就鬥爭誰,還自以為制度優越,我想問的是,台灣那來這麼多的仇恨需要解決?大部分的老百姓不就是要一個安居樂業的國度而已嗎?

台灣很幸運,有過去優秀的領導人用生命跟畢生的精力經營這塊土地,讓我們從落後貧窮的農業社會進步到現在在世界貿易的體系中還算重要的角色,雖然這中間歷經一些不算光彩的事件,有些人被犧牲,但是台灣幾十年來的表現跟進步是世人所肯定的.

現在的台灣很倒霉,這一二十年的領導人太差了,把先輩們累積的資本一點一滴在消耗,現在進行式就是台灣的國力日衰,競爭力日益衰退,內鬥不止,外患加劇.蔡政府這兩年的執政更是烏煙瘴氣,或許我們應該深思,重新思考我們國家的未來,停止內鬥,全力向上,這樣才是台灣未來的幸福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