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5日 星期六

以核養綠太保守

選舉快到,有很多公投要連帶選舉一起舉行,有一條就是以核養綠公投,現在被忠犬會卡關中,到時有沒有機會過是一回事,但回頭看看這個訴求,我認為還是太保守了.

台灣除了水力以外,能源都是靠進口,太陽能板跟風能可以提供的電力在全世界平均值來講,可以提供的電力就是個位數,原理很簡單,能源密度太低了,簡單講就是占用的地方很大,但是可以提供的電力很小,所謂的密度就是重量除以體積,那能源密度就是可以產生的能源除以占用的體積,能源密度一低,國家大而人口少,空地一大堆就很OK,但台灣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這個衍伸出來的就是必須用很大的地方才可以取代原有的能源.當非核家園提出,很明顯就是政治動員,很不幸,太多人相信真的有實施的可能,但是我可以斬釘截鐵的賭200份雞排,那是不可能的,一瓦電的產生跟利用除非磁學跟電學和物理學重寫,不然什麼發電的方式可以產生多少電力跟他的物理特性是固定的.

我找了一個數據,一克的鈾235完全分裂的能量和2000公斤石油或3噸重的煤炭產生的能量是一樣的,想想他釋放的能量跟所佔的體積,就知道說他是多麼好的能源,可是我們的政府卻用最笨最蠢的方式把這種能源廢棄,用最不可靠的太陽能跟風能來替代,以台灣這種地狹人稠的環境,以及沒有能源的狀況下,這是極大的錯誤.這麼小的體積所產生的廢料也極少,核四的廠區就設計好了可以放40年廢料的空間,即使說半衰期長達萬年,但那又如何?瓦斯會斷氣,會排碳,燒煤也會空汙排碳,太陽能跟風能根本不能做基載,經濟會衰退,德國就因為電太貴,很多企業出走,窮人甚至在冬天沒有足夠的錢可以取暖.

對大部分的老百姓來講,去理解這些科學有其困難之處,因為社會結構的組成是金字形的,底層的人每天必須用盡力氣為生存而奮鬥,叫他去理解電的產生跟運用有其難度,但在選舉結構上,每票等值的結果這些人最多,前兩天我看一個政論節目,一個媽媽盟的女生上節目談非核家園,按照我對她說話的理解,非核家園是不可動搖的堅持,是多年努力的結果,是必須堅持下去的,那麼在選舉的票數上,這種人是占多數的,畢竟非核家園是很多年的理想,現在有一個叫民進黨的政黨願意去推動,願意去執行,它們當然非常開心,可是,很多人都想致富,像巴菲特,比爾蓋茲那麼有錢,但現實是夢想成真的機會很小,如果你不去把該懂的搞懂,研究給它透徹,那麼我可以講,夢想成真的機會是零.

其實在台灣現在這個環境,懂電跟知道電到底怎麼產生的人搞不好連5%不到,大部分人對能源的理解是電視,網路或是媒體報導來的,大部分的人不懂電,但是人都怕死,聽到核能會爆炸,會輻射線,廢料萬年不化,這種這麼可怕的能源怎麼能用?政治人物為了選票,再加碼推波助瀾宣傳一下,這種對可怕能源的印象就再也變不了,核能被打成萬惡不赦的惡鬼.

我不信鬼神,可是我怕,為什麼?我們所能理解的知識來自於各方面,來自於生活經驗,我記得 第一次見到死人是國小一年級還是二年級的時候,上學途中一個車禍的死者躺在路邊,口鼻冒血,那麼小的年紀對生命的體會完全沒感覺,只是覺得奇怪,怎麼有一個人躺在那邊還全身是血,一動都不動,隨著年紀漸長,經歷日豐,才知道生命很難一帆風順,生老病死本是循環,可是當人的最後旅程最終是一縷輕煙,對實見實聞更有幾分自信,就知道這世界其實沒有鬼也沒有神,鬼神是住在人的心中,當你的心變魔,鬼自然生,當你的心含有慈悲,神自然有,一切只在轉念之中.

我曾經有一次在親人去世後所辦的儀式之中,問一個辦過無數場誦度法事的師父,說世上有沒有鬼,他有沒有親眼見過聽過,他很肯定跟我說沒有,以他的職業來講,見鬼的機率應該比一般人更高,但他沒見過,事實上我不只問過一個,那麼為什麼我們要辦這些法事去誦度亡者,這些法事也要花不少錢,為什麼要做這種無意義的事?其實這是法事不是誦度亡者,他是安慰活者,藉由這些儀式,讓活著的人相信亡者已經安息,往西方世界享樂,無病無痛無煩惱,那花這些錢KPI要怎麼算,根本就不能算對吧?可是大部分的人只要財力許可,還是願意藉由這些儀式,麻痺自己沒有對不起家人,給家人最後的愛,愛是沒有邊界,最大包容,付出不求收穫的對吧?生也難,死亦不易對吧?

能源這種東西的意境是產業,人每天都在消耗能源,如果你用哲學或是生命的觀點來看,核能這種東西是不道德且危險的,威力大的可以毀滅世界, 小的可以殺死數十萬人,是可怕的,就跟我們心裡面的鬼神一樣,這樣的訴求是道德的,可以得到很多人的認同,不然這個世界不會有那麼多的宗教,那麼多的神話.

神話必須基於道德的正當性,必須基於人的善良,不是基於科學.有些人失戀了,生意失敗了,人生不如意,尋求精神上的慰藉跟支持,這在科學上無藥可醫,你要在某個領域得第一名,在科學上來講就是每一件事都到位,都做對,所以太空人的選拔很嚴格,運動員沒有一定的天賦就算再苦練也沒機會發光發熱.明明是競爭力不夠,可是藉由精神的鼓勵,讓你相信你是可以的,於是你放下傷痕,放下痛苦,繼續再拚,追求夢想成真的一天.

非核家園在道德上是合理的,是可以打動人心的,可是對不起,就像我堅信世間沒有鬼神,如果要用宗教情懷去處理科學問題,夢想沒有成真的一天,因為科學的選項是有限的,沒什麼包容性,你感冒了醫生不會開胃痛藥給你吃,也不能這樣開,不然無效.台灣的能源選項有限,用道德的訴求來打動選民行的通,林義雄就是這麼幹的,當初被他及民進黨打動的選民也是這麼相信的,就像我們來辯論這世間到底有沒有鬼神,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沒完沒了,這個問題如果去問柯文哲,見過那麼多生死跟處理那麼多生死的醫生,答案一定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如果他要選票的話.民主就是不能打破別人的相信才有票,不然請人念一場法事也要花錢,開勞斯萊斯的師父信徒那麼多,慈濟的信徒那麼多,不但犯眾怒,搞不好要逃到外星球才能生存.

也因此,若不是非核家園是基於道德訴求而不是科學,執行起來也不會那麼困難,棄很容易建很困難,幾千億的核四投資打水飄無所謂,但再生能源跟不上,也不可能跟上,用愛發電跟用肺發電更是愚蠢,現實世界中不會有阿拉丁神燈的巨人跟西遊記裡法力無邊的孫悟空,現實就是再生能源做不起來,補不起能源的缺口.

按照經濟成長模型,燃煤電廠必須蓋好蓋滿,不然肯定缺電,台灣就算全島風車插好插滿,太陽能板也鋪好鋪滿,再想辦法與海爭地,多弄一些海埔新生地,能源還是沒輒,只要天氣不配合,就得用傳統能源吸好吸滿PM2.5,台灣的選民很可愛,很包容,但是其實也滿笨,當然,少數支持核能的人是政治上的少數,沒有選票的市場,我們支持核能不是基於私心,是基於我們對科學的相信,因為他不是新玩意,世界上第一座核能發電廠1956年就在英國運轉了,按照維基的資料,到2012年,全球有435座核電廠在運作,經驗值很多,核電廠也還沒把世界毀滅,那台灣先進的核四廠拿掉是什麼道理?對岸運轉中21台,在建26台,我們台灣人比大陸人更怕死嗎?

黃士修是臉書知名的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年輕才俊,也常上節目跟民進黨辯論能源政策,這次跟一些同志發動以核養綠公投,被忠犬會技術刁難,絕食抗議,我非常佩服,台灣就必須有這樣的人為我們的國家努力,希望他好好保重身體,台灣現在是烏雲蔽日,但守的雲開見明月,但我們堅信,核能才是台灣未來能源最重要選項,希望他撐住,加油,撥亂反正就靠我們了,黃士修加油.台灣加油.